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养老金并轨>正文

涉农金融机构迎来重大发展机遇

聚行业--养老金并轨 微信   作者: 安华信达  2016-08-01 13:41

养老金并轨-全文略读:中央政府决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加快经济转型发展步伐,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。《指导意见》契合供给侧改革和经济转型要求,目的在于推动经济转型发展。促进经济增长驱动要素由投资和出口向消费转变。改革开放以来,以投资和出口为核心动力的增长方式有力地促进了...

《指导意见》的出台不仅有力地支持了经济发展,也为金融机构尤其是涉农金融机构带来重大发展机遇

3月份,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联合印发《关于加大对新消费领域金融支持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,推进消费金融组织发展,鼓励消费金融公司针对细分市场提供特色服务。《指导意见》提出,在风险控制的前提下,加大对养老家政、健康医疗、信息网络、绿色消费、汽车金融、农村消费等新消费重点领域的金融支持,并通过金融债券发行、同业拆借、信贷资产证券化等方式,提升消费金融供给能力。《指导意见》的出台不仅有力地支持了经济发展,也为金融机构尤其是涉农金融机构带来重大发展机遇。

为经济稳增长提供支持

投资、消费、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。近年来,消费要素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不断提升。2014年,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贡献率为51.56%,超过投资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4.82个百分点,在三大要素中居于主导地位。2015年,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主导作用进一步增强,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贡献率达到 60%以上,远远超过投资及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。

我国经济自2007年到达上一轮周期峰顶后,2008年以来呈现下行走势。特别是2010年以来,呈现明显下行走势,2015年经济增速跌落到7%以下,为近二十年来最低水平。当前,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,投资、进出口增速明显下滑,今年前两个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10.2%,进出口累计同比下降17.3%,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3.7、15个百分点,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显著弱化。作为发展中大国、人口大国,我国的经济结构调整、民生改善、社会矛盾化解、国际竞争力提升等,都需要经济保持一定的增速,尤其是当前我国跃升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,处于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关键阶段,更需要经济保持较高速度稳健增长。支撑经济稳定增长,尤其要发挥消费要素的作用。《指导意见》的出台,无疑为进一步促进消费发展、发挥消费对经济稳增长的主导作用提供了积极支持。

推动经济转型发展

中央政府决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加快经济转型发展步伐,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。《指导意见》契合供给侧改革和经济转型要求,目的在于推动经济转型发展。

促进经济增长驱动要素由投资和出口向消费转变。改革开放以来,以投资和出口为核心动力的增长方式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经济发展。当前,我国已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经济总量占到全球的15%以上,但长期的粗放型增长也产生了生态环境污染严重、资源能源消耗大、依赖外需等问题,我国经济高投资、高出口、高耗能的速度导向型增长模式越来越不可持续,要求经济增长由外需转向内需、由投资转向消费战略转型。《指导意见》大力提高消费金融服务的地位,将进一步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,实现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不断向消费转变。

促进消费升级换代。国际经验表明,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后,人们的消费开始由小康型向享受型转变;超过6000美元后,消费将由享受型向休闲型转变。当前,我国消费水平已跃升到由享受型向休闲型转变的阶段,消费呈现多样化、国际化、网络化等新时代特点。《指导意见》结合经济发展和居民消费升级需求,并不是对所有消费都加大金融支持,而是对养老、信息、文体教育、旅游休闲、支付服务等新消费重点领域加大金融支持,促进其升级换代。

促进产业结构加快调整升级。我国已经成为制造业大国,产品供应总量处于过剩状态,但由于产业结构调整迟缓,存在着大量的低水平过剩产能,难以满足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内在要求,供需矛盾突出。《指导意见》在促进消费发展、升级的同时,也将从供给角度促进产业结构加快调整升级,使需求和供给匹配、平衡发展,从根本上解决供求不平衡问题,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。

拓宽金融机构业务空间

金融的实质是服务,《指导意见》为金融机构拓展业务空间提供了契机。

其一,拓宽居民消费金融业务空间。近年来,我国居民消费金融业务发展很快,但与美欧等发达经济体相比,差距仍然很大。美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在75%以上,英国在80%以上,澳大利亚在100%以上,日本也在70%以上。而截至2016年2月,我国居民消费信贷规模为19.5万亿元,其中房贷占到近80%,居民部门杠杆率不足40%,消费信贷业务空间还很大,尤其是80、90后群体借力金融工具的新消费理念,将支撑居民消费金融业务的发展。但同时也要看到,在我国经济增速放缓、失业增加、收入增速减慢的境况下,部分居民房贷、车贷、信用卡等消费金融风险趋于上升,对此类风险,商业银行应加以防范。

其二,促进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发展,稀释金融风险。我国2005年才开始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,但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,出于风险管理的考虑,监管机构暂停了资产证券化业务。直至2013年国务院颁布“金十条”,明确提出要逐步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常规化发展,信贷资产证券化才获得快速发展。从美国等国家的发展情况来看,资产证券化的主要品种是房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。当前,我国消费信贷也主要是房地产贷款,规模已达15万亿元以上。《指导意见》明确指出,要大力发展消费、个人汽车、信用卡等零售类贷款的信贷资产证券化。基础资产的不断厚实、风控水平的不断提升以及监管层的支持,为金融机构开展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提供了广阔空间。信贷资产证券化一方面能盘活银行信贷存量、扩大金融机构的消费信贷供给能力;另一方面,可减少聚集于金融体系内部的金融风险,促进金融机构稳健运营。

农村消费金融大有可为

农村消费金融是我国消费金融发展的洼地。多年来,政府一直在大力推动并积极创造条件促进农村消费金融发展。《指导意见》的出台,将进一步推动农村消费金融的发展,为涉农金融机构带来重大发展机遇。

一是农村消费金融业务空间巨大。当前,我国仍有6亿多人生活在农村,农村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 43%以上,如果算上县城(包括县级市),则有更多的人口生活在县域。随着国家强农、惠农、富农政策的完善和农村、农业的快速发展,农民收入迅速增长,特别是自2010年以来,农民收入增幅已连续多年超过城镇居民收入增幅,并呈现稳步增长态势。2015年,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首次超过1万元,人均纯收入实际同比增速超过城镇居民人均约3个百分点,城乡收入差距不断缩小,并且中西部地区农民收入增速普遍超过东部地区。这意味着,起点较低的农村消费金融业务面临着巨大的发展空间。

二是农村消费金融市场不断成熟。随着我国城乡统筹发展战略实施和城乡一体化推进速度不断加快,商品房消费在县域以及乡镇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升;与此同时,商贸流通市场、电器商城、大型超市等消费品市场在县域乡镇兴起和发展,城市消费市场中的售后服务、电子商务、物流网络、消费者保障等基础服务在农村不断健全;加之新型农村养老保险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以及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等的建立完善,农民消费的后顾之忧逐步解决,农村量入为出的传统消费习惯和方式发生显著改变。农村消费金融市场日趋成熟,与城市消费金融市场发展的差距逐步缩小。

三是加强创新发展,提升农村消费金融服务水平。近年来,农村消费金融有所发展,但当前仍存在产品比较单一、服务渠道少、覆盖面不足、金融资源获得性差等问题,在老少边穷地区尤其如此。对涉农金融机构来说,既面临着难得的拓展农村消费金融业务的发展机遇,又面临着加强创新发展、切实提升农村消费金融服务水平和能力的挑战。

创新农村消费金融产品和服务。提升涉农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市场适应性,如上海乐驰金服公司在县域农村地区率先推出“零首付汽车消费分期”业务,解决农村地区低收入人群的资金流动压力;阿里集团推出“千县万村”计划,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,有贷款需求的农民可以直接去当地农村淘宝服务站申办无抵押、无担保纯信用贷款等。当前,涉农金融机构尤其要积极探索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、宅基地使用权等“两权”抵押融资产品和服务创新,提升农村居民的信贷消费能力。

改进农村消费金融服务模式。应结合农村地区人口密度较低、消费水平与城市仍有较大差距、服务成本相对偏高等实际,积极推行“互联网+农村消费金融”服务模式,构建以综合性农村金融服务站为主干、大量离行自助网点为分支、电子银行为交易和服务主渠道的服务新格局,加强对农村电商平台发展的支持,进一步提升农村消费金融服务的便捷性和可获得性。

推进服务机构智能化发展。顺应现代生活数字化、信息化趋势,充分运用大数据分析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加快农村地区智能网点的建设和推广,围绕农民吃、穿、住、行、娱、购等,“一站式”满足多元需求,不断提高农村消费金融服务的智能化水平。同时要培育农民金融消费习惯。加大宣传推广力度,开发更多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并推广到农村去,引导农民转变传统的消费观念,使消费信贷成为农民的一种重要消费方式。


84
标签: